出版
成為作曲家!指揮家!音樂家!
 
夢想!成真? 祗要你進入…這套先進身體移動追蹤科技,任何簡單人體動作都可以衍化成為聲音和影像。一舉手、一投足乃至移動手指和眼睛,都可以創作出美妙的音樂和動畫。這不單鼓勵我們在身體活動機能方面作出種種嘗試,在重播自己創作的音樂時,更有非常的喜悅以至滿足感。這套軟件提供超過一百種樂器的音色,可以與家人、朋友和同學齊齊創作音樂。享受無盡的樂趣。同時對治療亦有莫大的幫助,特別適合社福界,復康機構,特殊學校,長者中心使用。
 
“Moving Music” 裝置容易,操作簡單,一學即曉。只需一臺配備Microsoft Windows ME, Windows 2000 或 Windows XP operating system的電腦。每套只售$390.00,包括軟件牌照、web cam 一個、軟件光碟和用戶手冊。
 
如欲獲得更多有關資料,請上以下網頁查找: www.ifmedialab.com 或致電本會2891 8482作出安排。
 
地址:香港灣仔軒尼詩道 365 號富德樓十三樓
 
電話: 2891 8482 傳真: 2891 8483
 
電郵 : apfts@aptfs.org
 

 

一個火紅年代的風雲人物?

從反殖至反共的血淚悲歌

 

吳仲賢的故事

彩色/ 72 分鐘/ 粵語對白,中英文字幕

 

溫哥華國際電影節參展作品

新加坡國際電影節參展作品

香港國際電影節參展作品

 

主演:莫昭如、陳令智

導演/剪接:陳耀成

編劇:莫昭如、陳耀成

攝影:柯星沛

美術指導:黃知敏

服裝指導:馮君孟、黃知敏

音樂:John Huie

監製:亞洲民眾戲劇節協會、莫昭如

聯合監製:曹誠淵、逾流製作社有限公司

錄像發行:影意志

 

 

吳仲賢是何許人?他是香港政治運動的先行者,他比長毛林國雄更激進、比司徒華勇敢、比特首董建華更洞悉香港的政治形勢。他自六十年代開始致力推動香港的民主運動:從反殖民統治到反共產黨專政、從七九年的民主牆運動以至八九民運,在每一次的鬥爭中他都一馬當先,身體力行。但在香港這樣政治冷感的地方,吳仲賢是注定要失敗的。本片也毫不忌諱地談到他為勢所迫地妥協的一面,包括辦色情雜誌、涉足商場後繼而敗北、以及在國內被囚禁時被迫提供香港異見人仕的資料。九四年他因罹患癌症英年早逝,一生可以「大志未竟」來形容。

 

本片以吳仲賢的好友莫昭如的舞台劇《吳仲賢的故事》為依歸〈此劇曾在許鞍華的《千言萬語》中出現〉,再加上珍貴的歷史片段,與及節錄了當年的文藝青年吳宇森的短片作品《死結》,編織成一個香港民主運動歷史的印記。正如前中國勞工通訊國際總監羅賓‧門羅所言:如欲真正了解香港波瀾壯闊的七一大遊行的歷史根源和重要性,就萬萬不能錯過這部引人入勝的電影。

 

人權監察(香港/中國分會)前總監,現為香港民間組織中國勞工通訊的國際總監羅賓.門羅評《吳仲賢的故事》:

 

《吳仲賢的故事》以親切而不流於歌功頌德的方式,講述了這位在二十世紀末重要的亞洲政運分子的生平事蹟。除了在他的土生地的香港,吳仲賢的名字在外地並不廣為人識。他跟小撮的新左翼、無政府主義者和托派同路人在六十年代末開始,催生和推動了香港剛起步的民權和民主運動。他的友伴之一就是莫昭如。莫在香港回歸前夕於舞台上自導自演了《吳仲賢的故事》──本數碼錄像電影就是據他的舞台劇改編。如欲真正了解明白二○○三年七月一日波瀾壯闊的香港民眾上街反惡法事件(五十多萬人參與了大遊行)的歷史根源和重要性,就萬不能錯過這部引人入勝的電影 。

 

《吳仲賢的故事》以一連串鮮明事件概述了吳仲賢一生的事業:揭開序幕的是香港反殖民統治運動(由吳仲賢和他的同志在60年代末所發動);跟著是1979年大陸「民主牆運動」,香港左翼分子支援被囚的大陸同志(吳仲賢在1981年初北上支援被囚人士的家屬時被捕,差點被判終身監禁);最後以1989年六月四日血洗天安門,香港百萬人上街反血腥鎮壓作結(吳仲賢當仁不讓,是支聯會旗手之一)。

 

《吳仲賢的故事》沒有迴避吳仲賢政治生涯中具爭議性的一面。他不幸在1994年因癌症而英年早逝。事實上,只有真正敬仰他的人才可以不為賢者諱、不為賢者隱,情真意切地將他的功過得失全部展現。在政治上和個人上,吳仲賢都不是聖人,本片真實無隱的講述一個人終身為理想而奮鬥,卻因未能符合同志心目中的「左翼英雄」光輝浪漫形象而最終被背棄。然而,本片所呈現的真相─吳仲賢的風骨─較任何浪漫幻想更為真切動人。

香港 /2004 /彩色 /DV /98mins

粵語、西班牙語對白,中英文字幕

 

 

關於《不是長毛,不是切‧古華拉》:

切‧古華拉在少年時代駕著摩托車,展開他的旅程;「長毛」在中年時代穿上涼鞋,走進切‧古華拉革命成功的古巴、出生的阿根廷及戰死的玻利維亞,尋找切‧古華拉足跡,並以舞台劇《或者長毛,或者切‧古華拉》作致敬。

這是一齣不一樣的公路電影。在公路上我們發現一隻大怪獸食在亞洲;消化在非洲;排泄在拉丁美洲。現在,身穿切‧古華拉戰衣的「長毛」得到60,925選民賜票,在香港立法會技術性擊倒大怪獸;但怪獸咬著「長毛」,誓死不放。

 

製作:莫昭如、賴恩慈、楊秉基

導演、剪接:賴恩慈

監製:莫昭如、楊秉基

編劇:楊秉基、賴恩慈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文:楊秉基

 

「好戲量」藝術總監。《或者長毛,或者切·古華拉》舞台劇的編劇、導演。因流著長頭髮被傳媒屈打成為「長毛」FANS及「長毛」後繼者,現努力與「長毛」劃清界線。

二零零二年六月,白頭佬莫昭如向我提出創作一個關於切‧古華拉的舞台演出;

二零零三年十月,我們以一人一故事劇場形式演出關於「長毛」及切‧古華拉的故事;

二零零三年十二月,我們遠赴拉丁美洲為舞台劇《或者長毛,或者切‧古華拉》展開創作及認識之旅;

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二日,「長毛」梁國雄當選立法會議員;

二零零四年十月九日,切‧古華拉為革命犧牲三十七週年;

二零零四年十二月,紀錄片《不是長毛,不是切‧古華拉》上演……

二零零四年初,於藝術中心上演的《或者長毛,或者切‧古華拉》,是我的舞台編導作品,是一個關於「長毛」梁國雄及切‧古華拉的雙線故事;

二零零四年尾,在藝術中心上演的已不再是舞台劇,而是由賴恩慈剪輯的《不是長毛,不是切‧古華拉》紀錄片。

時間不斷向前,事情也不斷變化。過去,人們對「長毛」的認識只限於抬棺材的激進街頭鬥士;現在,「長毛」則是一個擁有60,925選票的立法會議員,比由八百人選出的董特首更具代表性。

沒有過去,就沒有現在;沒有現在,應沒有將來。

切‧古華拉於一九五二年展開了他的一次自由行。若他沒有親眼看見草根階層被不斷剝削,他會否由一個來自中產家庭的優異成績醫學生,轉變為一個革命家?

事件影響人物命運。

切‧古華拉把自己的幾個重要旅程,包括革命前的南美之旅、古巴革命、中非岡果、玻利維亞一一記錄下來,後來被人出版成書。《中央車站》導演和路達‧沙利斯(Walter Salles) 把切‧古華拉在革命前的第一站Motorcycle Diaries,拍成富紀錄片味道的電影《切‧古華拉少年日記》。

由於時間及金錢所限,我們錯過了《切‧古華拉少年日記》片中很多地方,但我們卻去了更多《切‧古華拉少年日記》沒有去過的地方。我們到過切‧古華拉出生的阿根廷、革命成功的古巴、為革命戰死的玻利維亞。

我們一行十人坐在貨車後,由Samaipata向著切‧古華拉戰死的La Higuera進發,沿途所見,幾十年來,窮貧與剝削沒有終止;「長毛」在這個悲情的國度,為切‧古華拉,為受剝削之苦的群眾,流下男兒淚。

《不是長毛,不是切‧古華拉》精采之處在於其真實地紀錄了「長毛」身體力行的追尋切‧古華拉的足跡,為讓更多人認識切‧古華拉而參與舞台劇演出,以致為民請命的參選立法會,把一個個Impossible Dream轉化成實在。

今日我們認識「長毛」、認識切‧古華拉有多少?是否就只有無知與全知的過份簡單的二分法。在全知與無知的二分法以外,我們不難發現在當中也會出現「知少少」、 「一知半解」、」知一半」、「什麼都不知道」等的出現,「他們」的出現又代表了什麼?又會否隨著時間而有所改變?

每個人也有屬於自己的故事,

但你喜歡看到故事的哪一面?

你看到的那一面是你自己想看的,

還是別人給你看的?

你是無知的全部接收?

還是全知的沒有接收?

有人說,你看到哪一面,就代表你是哪一面的人,你同意嗎?

有人說,身處在這個年代,你別無選擇,你同意嗎?

每一天,當你坐上時間列車,你就只能夠走馬看花的向前看,你看到的有幾多?

每一天,有很多人走在你眼前;但你可以花多少時間去了解他們,去認識他們?

你坐在時間列車之內,許多人在你身邊經過,由遠到近,再由近到遠,慢慢就成為一點……

每個人就好像一粒沙一樣的渺小,但是每一粒沙其實也不盡相同。

切‧古華拉是其中的一粒沙,一粒閃亮的沙;但即使這粒沙更閃更亮也又如何?

只要你沒有留意,這粒沙依然不會在你的世界存在著。

「長毛」是另一粒沙,一粒粗獷的沙;但又有幾多人留意到這粒沙是粗中有細?

是什麼原因使我們不願再花時間去看清這個世界?

是工作?是學業?是社會?還是制度?

但,是什麼原因使我們每一日在追趕金錢?追隨潮流?追看緋聞?

究竟是有這樣的人?才會有這樣的制度?

還是有這樣的制度?才會有這樣的人?

從哪一天起,人變成一盤散沙,關心的只有自己?

從那一天起,人變成羊?變成蟻?

明天的你又會變成怎樣?

同一天空下,我們還有很多很多的故事;或者是切‧古華拉的故事;

或者是「長毛」的故事;或者是你的故事;或者是我的故事;但你喜歡看到的又會是哪一面?

或者,在同一天空下,還有或者很多個或者……